以「不论谁来读,都能乐在其中。」为目标,我想继续写下去。 ─

自从《死神的精确度》中,喜欢听音乐、总在雨天出任务,有点少根筋的「死神」千叶,在大银幕的形象与金城武完美重合时,也一併打开了伊坂幸太郎在台湾读者之间的知名度。这位宫部美幸曾盛讚为「天才,将会改变日本文学面貌」的作家,踏入文坛以来,始终不断挑战自我,创作不辍。情节创新、角色讨喜,幽默诙谐的文句中总能带给人积极的力量,是台湾读者对他最为深刻的印象。今年推出的短篇集《陀螺仪》,以作家出道十五年为号召,不仅收录十多年来未曾成书的珍贵短篇,伊坂本人也以一贯谦逊而幽默的口吻,分享自身的创作历程。

访者:回顾出道至今的十五年,你怎幺看待一路写来的作品呢?

伊坂:从出道作的《奥杜邦的祈祷》开始,我什幺都没考虑,只是拚命完成一部又一部想写的作品。如果只谈长篇,大约是《Lush Life》、《天才抢匪盗转地球》、《重力小丑》、《家鸭与野鸭的投币式置物柜》、《蚱蜢》到《沙漠》为止,之后写《OH!FATHER》时,我觉得继续这样下去应该不行了。

访者:到这时候为止,可说是你的第一阶段吧。

伊坂:就像是天真无邪的小学六年结束了(笑)。后还,我进行各种尝试,决定放手去写「虽然自己喜欢,读者不见得想看」的作品,包括《Golden Slumbers》、《MODERN TIMES》、《某王者》、《SOS之猿》。这时候该说是第二阶段,还是中学生活?(笑)此外,这段期间,我怀着「如果被认为没办法再写以前那样的小说,实在令人懊恼」的被害妄想,写出《瓢虫》(笑)。不过,在那之后发生了地震,我陷入「小说终究只能开开心心读」的烦恼,然后稍微改变了想法。比如,《汽油生活》虽然带有「实验」性质,却是以「不论谁来读,都能乐在其中」为目标。以结果来说,创作难度变得非常高(笑),相对地,这也成为我的自信之作。

访者:《夜之国的库帕》又该放在什幺位置呢?

伊坂:我将《夜之国的库帕》、《死神的浮力》和《不然你搬去火星啊》定位为「害怕的事情三部曲」。我心中最害怕的事情分别是「战争」、「自己和重要的人的死亡」及「魔女狩猎般的世界」。我并不是打算以这些事情为主题,动机终究还是「写出有趣的小说」,只是在创作过程中内心的恐惧如实地流进作品。写出这三部未经连载、直接出版的长篇,带给我有相当大的成就感,毕竟设定、风格和结构都彻底不同。不过,一直都没人来称讚我做得很好(笑)。

访者:希望有人这幺称讚你吗?(笑)

伊坂:倒也不是(笑)。然后,和这三部几乎同时进行的,是与阿部和重先生合作的《雷霆队长》。这不是出版社的企画,我们没联繫出版社,便偷偷写了起来,就像《漫画这条路》时代的藤子不二雄。总之,我们想写出一部最棒的娱乐小说。由于顺利完成,现在有点「达成人生目标」,或者说燃烧殆尽,心情上宛如考完大学的高中生。

访者:刚刚谈了很多长篇作品的想法,关于短篇集,你又是怎幺想的呢?

伊坂:我在不少地方谈过,最想写的还是长篇,有种画家躲在房间里画一张很大的画的感觉。虽然会考虑读者的喜好,基本上是为自己而写。相对地,短篇是有人邀稿,就会努力写完(笑)。比起长篇,我在写短篇时,确实会想着读者,準备「有趣的谜团」和「令人讶异的发展」。或许是这样,我觉得短篇比长篇受欢迎,包括《孩子们》、《死神的精确度》、《末日愚者》、《Bye Bye, Blackbird》、《剩下的人生都是休假》、《小小夜曲》等等。回想起来,的确都挺有趣的(笑)。

访者:怎幺讲得好像是别人的作品?(笑)

伊坂:毕竟在投入的程度上,短篇和长篇多少有点不一样。但相对地,太偏向我个人喜好的部分也较少,或许反而成为读者能乐在其中的作品。我在长篇中往往会恣意尝试错误、进行各种实验,倘若只读短篇,可能会认为我的风格始终没改变。

访者:接下来有什幺计画?

伊坂:该怎幺说,我觉得自己够努力了,想稍微休息一下,不过一直都没人称讚「你很努力呢」(笑)

访者:那幺希望听到这句话吗?(笑)

伊坂:要是真的有人这幺跟我说,或许我会满足地休息。总之,如果有想写的作品,就只能继续写。虽然十五年过去,我并没有什幺实际的感受,不过,一想到当下能写出想写的故事、能写出各种风格的作品,还有人愿意阅读,便感到非常幸运。应该有人读过我到目前为止的全部作品,为了让那些人觉得一直读我的作品是正确的,我还想再写一段时间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
图文排行Image & Text rank